一直不孕原来跟痛经有关,有痛经千万别忍了!

痛经不孕 2020-06-11 15:24痛经网www.tongjingw.cn
家住江北区的刘女士今年29岁,可痛经就痛了十多年;每月一次,对她来说简直是种煎熬。有人告诉她,这毛病,生完孩子就好。所以从十八九岁起,她就特别想生个小孩。但刘女士结婚两年了,肚子一直没动静。前几天,她去医院一查,医生说,她想怀孕,难啊,只能尝试试管婴儿了。医生的另外一句话,让刘女士肠子都悔青了:她每个月的痛经,跟不孕有很大关系,要是早点来看就好了。
 
刘女士的痛经史已经有十来年了,每次来“大姨妈”,她会痛得连话都不愿意说,严重时只能请假在家卧床休息。每个月都要经历一次这样的煎熬,但刘女士从来没想过去医院。一方面,她妈妈年轻时也有痛经的毛病,她觉得是遗传,治不好的,而且周围小姐妹不少都有痛经的症状,只是没她这么严重,所以每次疼得直不起腰时,她就吃点止痛药缓解。
 
另一方面,从十八九岁开始,身边一些“过来人”就告诉她,等以后生完孩子,痛经自然就好了,所以,她对结婚生子十分期待。两年前,刘女士结婚了,夫妻俩年纪也不小了,婚后马上启动了生孩子计划。但不管她怎样调理身体、增强运动,这么久了,肚子一直没有动静。眼看着要步入三十岁,刘女士越来越急,前几天她到宁大附属医院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她被确诊为子宫内膜异位症,医生说, 这已经导致卵巢有较为严重的巧克力囊肿,影响到了卵巢功能,想要孩子,可能只能通过试管婴儿了。医生的另一句话,更是让她肠子都悔青了:她的子宫内膜异位症发病可能有十来年了,每个月的痛经就是症状,如果早早就诊,卵巢功能可能就保住了。
 
子宫内膜伴随女性的生理周期,每个月全面剥脱一次,排出体外形成月经,每个月又重新生长和更新一次,极具生物活性。按理说子宫内膜应该待在子宫里头,如果跑到别的地方,引起相应的临床症状,就成为一种疾病——子宫内膜异位症。
 
子宫内膜异位症被比喻为女性盆腔中的沙尘暴,意在描述它良性转移的生物学行为,并且所到之处,破坏力极强。不光在盆腔,目前为止,全身上下只有脾脏没有发现过子宫内膜异位症,可能源于脾脏巨噬细胞强大的吞噬能力,即使偶有子宫内膜细胞逃窜至此,瞬间即被吞噬和消化,根本无法扎根定植,自然无法兴风作浪。
 
子宫内膜异位症不是癌症,却像癌症一样四处播散转移,甚至被称为“不死的癌症”,是妇科领域的一大难题,发病率高到每10个育龄女性中就有一个子宫内膜异位症病人,全世界保守估计,至少有一亿七千万女性患病,它造成的痛经、不孕和盆腔包块三大主症,严重影响女性的生活质量和社会生产劳动力。
 
就是这样一种十恶不赦的疾病,从病人出现痛经症状,直到获得诊断,平均延误时间长达7~12年。这其中,很多病人都是二十岁之前就已经出现严重痛经,平均要痛十年,才得以明确诊断。
 
造成延误诊断的一方面原因来自病人的忽视,很多女性认为痛经不是病,自然不去就诊。很多女孩子疼痛难忍,向母亲发出求助的时候,她们的母亲也认为痛经不是病,或者干脆告诉她们没办法,就得忍着,女人倒霉那几天哪儿有不痛的,甚至她们会告诉女儿,生完孩子就好了。
 
就这样,很多女性一直耽误到婚后无法生育去看不孕症才得以诊断,一直耽误到单位查体发现卵巢上长出巨型巧克力囊肿,去找医生开刀才得以诊断,甚至一直耽误到卵巢巧克力囊肿自发破裂,突发剧烈腹痛,被紧急送往急诊救命才得以诊断,最晚得到确诊的病人已到绝经年龄,每月一次的苦痛折磨似乎终于可以过去,却因为持续的腹胀腹痛腹围增大去看医生,发现卵巢巧克力囊肿已经发生恶变和转移,成为晚期卵巢癌。
 
造成延误诊断的另一方面原因,是妇产科医生缺乏对这一疾病的警惕,或者缺乏对这一类疾病诊治的专业性。病人以痛经为主诉就诊,医生可能连最基本的三合诊检查(已婚者)或者肛门检查(未婚者)都没做,直接导致病人漏诊。亲口说出“来月经哪有不痛的,生完孩子就好了”的妇产科医生不乏其人。或者病人还算幸运,及时确诊子宫内膜异位症或者子宫腺肌症,但是医生缺乏相关治疗经验,可能非常轻率地就甩出一句“没什么好办法,自己去买止痛药吃”或者“你这病就是子宫内膜异位症,没什么好办法,来月经疼就忍着,忍不了就切子宫。”
 
苏格拉底说过,我的高明之处在于我比别人多知道一点,那就是我知道自己是无知的。如果没有这种自省,医生确实治愈了病人,但是有些时候,也正是医生直接让病人丧失了治愈的机会。
 
医生有失专业的诊治可能直接阻断病人的求医之路,病人总是能忍则忍,忍无可忍之时,病也重到一定程度,即使找到专门治疗这类疾病的医生,也早已丧失治疗的最佳切入点,可供选择的道路早已被疾病的拖延和时光的飞逝逐一堵死。
 
子宫内膜异位症和子宫腺肌病同属一大类疾病,通常合并存在,都属于渐进性进展性疾病,如果很多年的听之任之,毫无医疗干预,病情将不断进展,就像一个不断滚动的雪球,越滚越大,越滚越快,越来越具有摧毁力,使得本来已经面临种种困境的治疗前景越发扑朔迷离。
 
现代医学博大精深,分科越来越细,医生不可能什么病都会治。做常人要知足,做学问要知不足,求学问要不知足,说的就是医生。除了对自己专业的研究和深入,医生还要广泛涉猎相关专业的治疗理念和前沿进展,不断进行自我补充、自我修正和自我精进。
 
治病和打仗一样,讲究知己知彼,要知道病人是什么病,还要知道自己能不能治,有能力救的时候,要尽心诊治,没能力救的时候,要学会放手,把病人转诊给更高级别的医生或者专科医生,或者哪怕只是一句“到北京上海看看专家,或许有好办法”这样的话,也是在为病人指一条明路,也是功德无量,切勿一叶障目,妄下断言,灭了病人的念想。做医生不只是掌握一门专业技术,行医更像是一门艺术,一门社会科学,永远给予病人希望,是医生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不是忽悠,也不是说谎,而是医学创始之初的本意。
 
子宫内膜异位症属于慢病,需要医生的长期随诊和管理,不是做一个手术,吃一副神药就能简单根治的。除了清除病灶,控制疼痛,让女性不丧失劳动能力,有尊严、自信地生活,还要保护卵巢功能,帮助她们在生育年龄如愿顺利地成为母亲,即使进入绝经期,仍然不能掉以轻心,而是坚持随诊,警惕卵巢子宫内膜异位囊肿的恶性变。
 
药物不能彻底根治此病。虽然一些药物能够有效的控制疼痛,但是至今仍然没有一种能够彻底治愈此病的药物,很多治疗方法也因为各自的副作用,无法长期使用。手术能够有效去除内膜异位症病灶和疤痕组织,但是手术的成功率严重依赖疾病的扩展范围,以及手术医生的手术技巧,应该说子宫内膜异位症是良性疾病中手术治疗难度极高的疾病,需要具有高超手术技巧并且非常熟悉这类疾病临床特点的专科医生实施。
 
怀孕能够暂时缓解症状,但是无法彻底根治该病。至少30%以上患者的生育能力遭到破坏,赶在生育能力遭受破坏之前生育是王道。子宫切除术,并且在手术的同时切除所有肉眼可见病灶,可以缓解症状,但仍然不是根治性方法。如果在切除子宫的同时切除双侧卵巢,可以最大程度增加疼痛缓解和疾病治愈的机会,但是患者在手术后迅速进入更年期,年轻病人是难以接受的。 
 
子宫内膜异位症的发病机制还不完全清楚,学者们更加倾向于认为它是一种基因易感性疾病,如果女性的姐妹或者母亲患此病,她们的发病风险将增高。 这是目前为止,整个妇科领域除了肿瘤以外最值得研究的疾病之一。
 
子宫内膜异位症的发病机制不清,治疗包括手术、药物、内分泌调节、心理疏导、辅助生殖等多重手段,需要医生具备精湛的妇科手术技术、扎实的妇科内分泌基础,以及为不同年龄段、不同症状、不同生育要求的病人制订个体化治疗方案的思辨能力,以及将这些需要病人具有很好顺应性的治疗方案贯彻下去的沟通能力,还需要具有保证病人长期随诊不失访的亲和力。这除了考验一个医生的医术,她的体力和精力,她本身所具有的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还考验一个医生的医疗黏度,也就是说她能不能把病人紧紧吸引在自己身边,不放弃治疗,不失访,甚至可以说,如果一个医生弄懂了子宫内膜异位症,他就掌握了整个妇科学。

Copyright@2015-2020 痛经网 版板所有All right reserved

痛经怎么缓解,痛经止痛药,痛经怎么治,痛经怎么办快速止痛,痛经药,痛经吃什么药